草根影响力新视野(琪拉编译) 

高桥先生一直住在东京一个网咖里面。凭借白天在工地打零工的微薄收入,刚好够他支付在网咖一个不到一坪大的空间的租金。但是,因为新型冠状病毒的关系,他的工作没了,现在他居住的网咖也暂停营业了,他被迫成为无家可归的游民了。

35岁的他在东京的巴士站住了两个礼拜,每天靠著免费资助游民的免费餐食过活。他不是少数,在东京有四千多位跟他一样的[网咖难民],大部分是男性,每周支付大约美金17元的租金,居住在网咖里面。但是,为了遏止病毒扩散,日本现在全国进入紧急状态,许多企业,包括网咖都停止营业,这让很多[网咖难民]无处可去。

尽管日本是个高度发展的已开发国家,但是东京仍有不少难民,许多人住在网咖、住在桥下、或是住在公园里。住在网咖成了很多付不起旅馆的人的新选择,因为这里有网络、洗衣间、甚至洗澡间。

HUYB05

但是因为新冠病毒,残忍的暴露了日本许多过去被隐藏的经济黑暗面。最近,东京政府允诺这些网咖游民暂时可以居住的商务旅馆,不过只有短短一个礼拜,而且也没有太多的网咖难民知道这个消息。

因为日本文化,游民问题在日本一直不被重视,许多无家可归的游民因为羞耻感,也不愿循求社会协助,对他们而言,网咖是个算是完美的栖身之所,因为可以挡风避雨,也不需要留下姓名。

对高桥先生而言,因为不符合住在暂时商务旅馆的资格,他希望自己能赶快找到新工作,让他有足够的钱去朋友的家乡,在那里可以暂时居住在朋友的家。他说他会把这个疫情当作生命的经验。

资料来源:https://edition.cnn.com/2020/05/03